關節置換手術:找準醫生 選對假體

人工關節置換是為了解決兩個問題:第一是解決疼痛,第二是恢復功能。是否要做手術,首先看年齡。其次要衡量實際疼痛,以行走能力來判斷,如果走不了500米,說明疼得比較重。最后,能不能伸直是判斷關節變形嚴重程度的指標。——寇伯龍教授

本期訪談嘉賓:寇伯龍教授 北京大學人民醫院骨關節科副主任、主任醫師

手術指征有三條

訪談全文

InterView

主持人:今天我們有幸邀請到北京大學人民醫院骨關節科副主任寇伯龍教授,為大家講解人工關節置換的相關知識,歡迎寇教授。

寇伯龍教授:主持人好,各位網友好。

“換關節:解決疼痛 恢復功能”

主持人:為什么有些人要接受人工關節置換術,目的是什么?

寇伯龍教授:人工關節置換的目的,是為了解決兩個問題。第一是解決疼痛,第二是恢復功能。隨著年齡增長,人的關節和器官都在老化。關節老化后,尤其是負重關節,如膝、髖關節會發生軟骨蛻變,出現變形,導致疼痛。人對疼痛不耐受,就會影響功能。有些人因功能不好,鞋襪都不能自己穿,上下樓也有困難。   

主持人:有老人說,關節老化是老年病,老了自然活動不靈活,疼就多坐一會兒,寧愿忍著也不手術。那疼到什么程度,或功能受到何種影響,必須手術?

寇伯龍教授:何時手術要看病人自己的感受,因為每個人對生活質量的要求不同。但隨著人工關節的普及,以及生活狀況的改變,人工關節越來越被老年人所接受。人工關節最初是從國外引進的。髖關節已有半個世紀的使用歷史,膝關節也有三四十年的歷史。隨著工業發展和技術進步,人工關節置換術取得了極大成功。發達國家做這類手術最多。每年,全世界有150萬—160萬人換關節,60%左右都在歐美等發達國家。去年,我國據說有將近20萬個關節在臨床上被應用。

主持人:為什么人工關節在發達國家換得多?

寇伯龍教授:人們的觀念不一樣。發達國家的社會保險好。人們的生活理念也不同。歐美人認為,我生活一天,就要有一個好的身體質量,關節不疼了,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   

過去中國人不認識這個技術。很多老年人覺得七八十歲了,疼就忍著。但這幾年,這個觀念在逐步轉變。一方面在于我們的生活節奏快了,大家都忙。我家也有老人,我整天忙,照顧不上。老人如果疼得走不了路,最多請個保姆。但對老年人來講,他們最大的幸福不是有人伺候,而是生活能自理。躺在床上等著人伺候,是不幸福的。另一方面,關節疼痛走不了路,身體也會出問題。糖尿病出來了,肥胖了,血壓高了。這時就要考慮換關節。

“年齡是首要手術指征”

主持人:是否要換關節,判斷的手術指征是什么?

寇伯龍教授:我判斷是否要做手術,首先看年齡。人工關節有壽命。一般國內接受關節置換術后,多能維持二三十年,國外也如此。但國內缺少大量的臨床樣本。因此,我們把手術年齡卡得特別緊,規定在65歲左右,此后若不發炎、不摔跤,基本這輩子夠用了。同時,人工關節可能出問題,包括感染,以及磨損引起松動。這也和患者手術年齡有關。一般身體健康者不易發生感染。我們擔心的是那些有免疫系統疾病的,如強直性脊柱炎、類風濕、糖尿病等。這些人做完人工關節置換術,發生感染的幾率大。類風濕病人長期用免疫抑制劑,就要特別注意。糖尿病患者若血糖控制不好,遠期感染幾率也會升高。

主持人:就手術來說,怎么叫“夠用了”,是手術效果嗎?

寇伯龍教授:“夠用”就是關節不出問題,這是對老年人來講的。年輕的患者不好說。

主持人:感染并不是指圍手術期引起的感染,而是遠期的問題。

寇伯龍教授:對。遠期感染是血源性的,是身體內別處的感染,通過血液跑到人工關節處。接下來再說松動。科技發達后,人工關節質量在提高,但無法保證不松動。尤其是年紀較輕的人活動量大,人工關節易磨損。手術年齡卡在65歲,是因為我觀察到,人真正能自我控制活動,要到75歲后。那時多數人的活動量很小。若以此推算,65歲到75歲間,醫生控制不住患者活動,但磨10年是磨不壞的。75歲到80歲,患者活動量越來越小,磨損幾率也越來越小。但若是55歲換關節,到75歲,還有20年的磨損時間,很難說要不要第二次置換。   

“疼痛走不了500米,要手術”

主持人:手術第二個指征,是不是和疼痛有關?

寇伯龍教授:是的。人對疼痛的耐受力特別低。若真疼得受不了,就要考慮手術。以膝關節為例,衡量實際疼痛,要看行走能力。如果走不了500米,說明他疼得比較重。這也意味著,這人出不了門,只能在家里呆著。   

主持人:這說明其生活質量下降了?

寇伯龍教授:是。不管年輕、年老,如果整天在屋里呆著,就要出問題。首先腦子出問題,整天坐著看電視,抬眼看天花板,低頭看地板,也沒人說話,腦子就不好使了。其次,長期在屋里呆著,體質會下降,也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么事情,對生理和心理都有影響。因此,我們把500米作為一個界限。如果能走500米,說明還有一定的行走能力,不建議馬上做手術。   

在這一基礎上,再結合年齡,需要做就做,不需要做就不做,能晚做絕不早做。我認為,生活要分三部曲。第一生活自理。第二要工作和學習,能自力更生。第三是休閑娛樂。如果年齡不到65歲,但已經生活不能自理,也無法外出工作、學習,就會成為別人的負擔,應考慮換關節。可是,有的年輕人換關節,是想休閑娛樂,要跳舞旅游。那是不行的。人工關節畢竟是假的東西,一旦出問題就是大事。針對這些人,我會勸其深思和慎重。

“20度以上的屈膝伸不直,得手術”

主持人:除了年齡,疼痛,屈膝、能否伸直,是單側或雙側,也是手術指征嗎?

寇伯龍教授:是。能不能伸直是判斷關節變形嚴重程度的指標。以膝關節為例。正常人站立、走路,雙腿都是直的。膝關節伸不直,走路時會連帶腰也彎曲,非常不便。我在臨床上發現,20度以上的屈膝伸不直,說明解剖結構已經發生改變,需要手術解決。尤其是一條腿能伸直但另一條不行,一定要給伸不直的腿做手術,避免牽連好腿。20度以內的屈膝伸不直,是中等偏重的骨性關節炎,可以通過訓練、用藥來緩解。一段時間后如能伸直,就不用立即手術。

主持人:上下樓、蹲起,對關節有哪些影響呢?

寇伯龍教授:上下樓、蹲起時,關節承受的壓力最大。上樓要蹬臺階,蹬的過程中單腿負重,關節承受的壓力是身體重量的兩到三倍,即60公斤體重的人單腿負重可達180公斤。蹲起也是如此。換完關節后,原則上正常上下樓沒問題,能保證正常的生活活動不限制,但不能做爬樓鍛煉或蹲起鍛煉。因為爬樓或蹲起鍛煉的磨損較大,不應該刻意地增加人工關節磨損。

“髖膝關節換得多”

主持人:目前的技術能換哪些關節?

寇伯龍教授:目前技術已經發展到,只要有關節的地方都能換。但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,術后效果也不能讓人都滿意。現在,膝關節和髖關節換得最多,接受程度也最高。一是因為這兩個關節屬于負重關節中影響最大的,疼痛明顯時就會影響走路。另一方面是因為醫生在膝、髖關節置換方面,研究最多,且置換的臨床效果也最好。

“站立正面X光片必查”

主持人:在術前時,必須檢查哪些項目?

寇伯龍教授:除了判斷年齡、關節變形程度、行走能力,還要照一個X光片。要取站立位、正面照相,這樣能看出關節在負重時,關節間隙如何,是不是骨頭碰骨頭了。

主持人:還要做實驗室方面的檢查嗎?

寇伯龍教授:關節置換是比較大的手術,應該把手術可能涉及的問題都查一查。如檢查心臟功能,血壓高的,要控制到安全的血壓水平,血糖也要在正常范圍內,要考慮既往有沒有慢性病。

“是否手術,面診來定”

主持人:很多患者在網上咨詢時,您都提到最好到醫院面診,以判斷關節狀況。

寇伯龍教授:看片子確實重要,有些人會把片子發到我的郵箱。但光憑片子無法決定是否要手術,一定要看病人,特別是年輕人。如先天性髖關節發育不良的人,有時看片子挺重,給10個大夫看,10個都說趕緊手術。可面診病人時,卻非如此。年輕人若生活能自理,或疼得不太重,尤其先天性髖關節發育不良者,手術指征要嚴格把握。

“術前嚴控血糖”

主持人:不少65歲以上的老年人合并糖尿病、高血壓等,有人還做過心臟搭橋或放過支架,在服用抗凝藥。這些人可以接受關節置換嗎?

寇伯龍教授:原則上,搭橋或心臟支架1年內,不建議做人工關節置換,必須1年以上再做。美國有一個人工關節置換指南就提到支架問題。若一直吃華法林抗凝的患者,要在相關科室醫生指導下逐步停藥。打速碧林的人,手術中可以持續用藥,等做完手術后再逐步換藥。這一過程中要查凝血功能,預防血栓。

主持人:血糖控制呢?

寇伯龍教授:空腹血糖要控制在7Hmmol/L左右,不能超過8Hmmol/L。尿糖應該是陰性,才考慮手術。

“打完封閉,3周后才能手術”

主持人:有個患者提問,術前他在服用止疼藥。您回復他時說,是不是激素類的止疼藥,打沒打過封閉。這兩個藥物跟手術有關嗎?

寇伯龍教授:我們并不特別在意用激素。像有些內科基礎病,如類風濕患者或免疫疾病患者,又如血液病骨髓移植后或股骨頭壞死者,必須用激素。但手術前,患者一定要告知醫生自己正在使用激素,醫生會進行相應處理,使手術在更加安全的范圍內完成。關于打封閉,一般要打完兩三周后,才能手術。一是封閉含有激素,二是打完后會增加感染風險。

主持人:術前是否要提前鍛煉?

寇伯龍教授:沒有特別的鍛煉。主要是術后注意康復鍛煉,這一點我在查房時會具體指導患者。

“單側換關節,需1.5小時”

主持人:以膝關節為例,單個關節置換術要多長時間,手術創口有多大?

寇伯龍教授:單側膝關節置換需一個小時左右。從麻醉到做完手術,一般不超過1.5小時。傷口約為20公分左右。

主持人:以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為例,做這類手術要住院多久?

寇伯龍教授:若是北京本地患者,我們盡量做到門診完成各項檢查。前一天住院,隔一天就做手術。從入我院到轉入康復醫院,差不多四五天時間。然后在康復醫院差不多住7—10天。全程住院時間約2周。

“單個關節置換約3萬”

主持人:醫院使用的膝關節或髖關節假體,有什么樣的要求?大概花費多少?

寇伯龍教授:我們用的假體都是北京市醫保招標后的產品,質量符合國家規定,價格上下不等。人工關節置換的費用,在各個醫生、各個醫院都不一樣。這和手術者的思維有關。一般控制在一個假體2.5萬元,最高在3萬左右。按照北京市醫保對關節置換術的規定,無論換什么材質的假體,無論患者花了多少錢,只能報銷9000元。外地則按照百分比報銷。

主持人:您怎么給患者選擇呢?

寇伯龍教授:我自己的原則是,根據病人的家庭狀況、職業來選擇假體。若患者是農村醫保自費,我一般控制在一個假體2.5萬元左右,稍高一些的在3萬多。若是北京市醫保或醫療報銷比例大的患者,家庭經濟條件好一些,就選擇高屈膝的假體,3萬多。兩者的手術效果是一樣的。

“假體能負重100公斤內體重”

主持人:這些假體的負重能達到多少?

寇伯龍教授:假體負重100公斤以內的體重,是沒有問題的。體重超過100公斤,就是超重,關節承受壓力大。但大部分人都不會壓壞假體。多數假體是磨壞的,不是壓壞的。

“根據年齡、經濟條件,選擇假體”

主持人:您曾比喻自己是個裝配工。那對人工關節置換而言,這個“裝配工”會在哪些方面影響手術呢?

寇伯龍教授:首先是操作次數。整天干這個,技術自然熟練。其次,如今生產人工關節的公司就像汽車制造商一樣,數不勝數,也有奔馳、寶馬、藍鳥等不同品牌。不同公司的操作系統不同,體現在關節置換中,該切多少骨頭、該插入多少,就不一樣。我基本上只選兩個公司的假體,對其特別熟悉,哪一道工序該干什么,了然于心。而且這兩種假體基本上能滿足大部分病人的需求。

再次,醫生要選擇一個適合病人的假體。最貴的不見得最好,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。拿膝關節來講,現在有旋轉半月板和固定半月板。年輕一點的患者,我就做旋轉半月板,骨頭切得少,耐磨程度高,假體的壽命可以長點。若是年輕一點的患者換髖關節,我就建議用好一點的假體,起碼是陶瓷頭的,耐磨。但老年人就沒必要非選貴的,他本身活動少,安裝后體現不出價值。

主持人:選擇假體的決定權,在醫生還是患者?

寇伯龍教授:我有一個觀點,病人來了,大夫若說有3萬、4萬、5萬不同價值的假體,讓患者自己選一種。這樣的大夫不是一個專業大夫。應該是大夫來決定給病人用假體。我在每次術前,都會向患者解釋,為什么給你做這個手術,選這個假體。很多人有錢,說你怎么給我安裝這么便宜的。我就解釋,你用這個假體足夠,干嗎非花那么多錢。有這些錢,去旅游,多好。

“感染、松動、外傷,影響手術效果”

主持人:您剛才談到,長期會影響手術效果的因素,一個是感染,還有一個是松動。

寇伯龍教授:除了感染、松動,還有外傷。一般手術后一兩年內不會出問題,都是三五年后。血源性的感染,大部分起因于糖尿病及老年人的泌尿系統感染。外傷主要是摔倒、骨折。

主持人:術后主要的并發癥是什么?風險大嗎?

寇伯龍教授:手術并發癥各種各樣。手術中的并發癥很多,包括麻醉意外、神經損傷、脫位,是可能出現的。我們做手術時,這些情況發生幾率非常低,但也不是百分百能避免。要保證手術成功,最重要的是麻醉。控制得好,手術就比較方便。其次是手術時間掌握好,手術時間越長、麻醉時間越長,出血越多,意外幾率就越大。這是相輔相成的事。

手術風險和手術危險是兩個概念。手術要評估患者情況,尤其是老年人,要評估手術把握多大,風險有多大。因為風險是可以采取各種措施來避免的。如血壓高的患者,要把血壓降到正常范圍,這樣在麻醉過程中就能控制血壓;手術出血要及時輸血。這些都是防范措施。如果是手術危險,那就麻煩了。如術前有房顫、頻發的室動過速,麻醉就有危險,這樣的人可能無法耐受手術,就不要去做。

主持人:總結您剛才所說,不僅要從年齡、體征、檢查結果,來判斷該不該手術。還有一關,就是能不能耐受手術。

寇伯龍教授:所以70歲以上的老年人要檢查很多項目,心功能、超聲心動、心電圖、血氣等。血壓高的必須控制到一個水平,太高了根本不能做。

“置換后能正常生活”

主持人:患者就診前或手術前,都期待術后自己煥然一新。您跟病人溝通時,會告訴他們手術能取得什么樣的效果嗎?

寇伯龍教授:我會告訴病人,置換后能正常活動,功能恢復不錯。所謂正常活動就是走路、上下樓等日常活動沒問題,能騎車、開車,不疼了,生活可以自理。

主持人:術后功能恢復如何,和術前的癥狀輕重有關系嗎?如術前癥狀越重,恢復可能越不好?

寇伯龍教授:每個病人的感覺不一樣,越是重的患者,對手術越滿意。而越是輕的,可能越不滿意。這是2012年在美國一個學術會議上,有人做的一項大規模調查,結果顯示越是年輕的患者,其自述手術效果越不好,但各項檢查都很不錯。

主持人:期望太大,難以滿足?

寇伯龍教授:是。

“手術不適要半年消失”

主持人:在您的網上咨詢中,有一些患者說術后有點疼,有的說有點腫,想來復查。這和哪些因素有關?是異常情況嗎?

寇伯龍教授:一個正常的關節必須具備兩個條件,正常結構和動力性。血管、神經、肌肉組織都正常,術后才能看到好的效果。結構是可以改變的,其他的改變不了,有的患者肌力不好,手術也沒辦法。有些人做完兩三個月,恢復特別好,有人做完半年還是不行,走路有疼痛,這就跟術前的病狀有關。我們覺得手術效果最好的患者,都是術前動力性好的人,沒有肌肉萎縮,腰椎沒有問題,只是關節有點變形。手術使得結構改變,再加上康復訓練,很快就好了。有些人效果不理想,可能是術前就有肌肉萎縮,關節變形嚴重,術后又不積極康復訓練。

若要手術反應完全消失,要三四個月到半年時間。老話說,傷筋動骨100天,一點也不假。拉開傷口、再長上,要兩個星期,隨后是瘢痕化。一有瘢痕,皮膚就會收縮,這期間會有不適反應。一般6周要求患者復查,此時患者的活動量增加。有的人反映疼、腫,是因為其循環不好,本身肌力不好,腿就容易腫、脹,夜里感覺不舒服,像緊箍咒一樣發緊,到下半夜或天亮,癥狀會逐漸消失。第二天起床,腫消了,又開始活動,到下午又開始腫。這種反復要持續一個半月到兩個月,是正常的。在這一過程中,我們會給病人做一些治療,如用消炎止疼藥,鼓勵其鍛煉勾腳抬腿,通過肌肉收縮,加速血液循環。晚上睡覺時,要他們在腿下面放個枕頭,也是促進血液回流。還有的人術后一段時間內,關節發熱,有點腫,也是正常的。這種發熱緣于手術中要切掉一部分滑膜,組織重建、修復后,易出現腫脹。等微循環建立后,就慢慢消失了。

“傷口發紅發熱,要盡快就醫”

主持人:有一位老年患者詢問,覺得自己的手術創口好像裂大了。這個正常嗎?

寇伯龍教授:應該是正常的。在術前,關節有很多變形、不規則。我們按照常規來做,術后有些骨贅被切除了,就感覺跟原來不太一樣。但傷口不會對病人太大影響。

主持人:術后有沒有一些異常癥狀,一旦出現要及時就醫?

寇伯龍教授:傷口發紅、發熱,特別是腫得厲害,有積液,說明有慢性感染,要盡快就醫。

“先練坐后練站”

主持人:髖膝關節置換后,多久可以下地?

寇伯龍教授:術后3天,就能下地了,目的是防血栓。我們會叫病人在床邊坐一坐、站一站,肌肉一收縮,血液循環能加快。這個3天,不是按24小時算。而是今天做手術,后天一早就要爭取下地,站一站。

主持人:從下地到開始行走,是不是有一個輔助過程?

寇伯龍教授:有的。我有幾個原則,先讓病人坐下,坐著不暈了,就開始站。站感覺不暈,再走。老人尤其如此,練站時從1分鐘開始,如果大汗淋漓,趕緊坐下。如果站得沒有不適,那就站兩三分鐘再坐下。

“老人練走用習步架”

主持人:有患者換了兩個膝關節。他感覺術后,下面和沒腿一樣,不敢站。為什么?

寇伯龍教授:一般病人手術后都不愿意活動,害怕。其實膝關節沒問題。膝關節置換術后,可以馬上扶著拐杖,負重站立。

主持人:有一個患者提問,術后練習走路,是否要按照習步架、單拐、雙拐、獨立行走等環節,分步驟進行?

寇伯龍教授:沒有,習步架有四個腿,比較安全。對老年人來說,安全性高,更合適。年輕人可以先扶雙拐,然后單拐,扶兩個月左右,開始獨立行走。這主要針對髖關節術后的康復。

主持人:有單拐雙拐的先后順序嗎?

寇伯龍教授:先是雙拐,再是單拐,最后扔拐。

“術后6小時,逐步開始康復”

主持人:正規康復訓練要從什么時候開始?

寇伯龍教授:術后6小時,就要開始康復訓練了。所謂康復訓練包括很多,首先是主動勾腳、抬腿、坐起來,可以在患側夾個枕頭,練習獨立翻身。更大活動量的膝關節康復要1周后,拔了管子,才能下地活動。髖關節的康復,大部分在術后6周開始。

“遵循復查頻率”

主持人:復查是遵循3個月、6個月的頻率嗎,膝關節、髖關節都如此?

寇伯龍教授:我們要求6周、3個月、6個月,分別復查一次。有個別外地病人在6周時不能來醫院。我就會叫病人給我打電話,報告恢復情況。

主持人:復查時要做哪些檢查?要不要拍片子?

寇伯龍教授:6周時主要看功能訓練如何,腿能否伸直,我會教他怎么練習,必要時還要住院。這是針對膝關節的。髖關節復查,就是要求其不夾枕頭,能做正常的肌肉訓練。

6周復查時不用拍片子,就看功能訓練是否到位。拍片要到3個月。這次復查很重要,我會根據情況,判斷是否扔拐。若復查發現走路不錯,就沒問題。有人走路不好,還要接著扶拐。

主持人:這時拍片還要正面站立嗎?

寇伯龍教授:不用,站著躺著都可以。

“伸直度和屈膝度能指導康復”

主持人:術后判斷關節功能,是否要做一些評估,如伸直度和屈膝度。

寇伯龍教授:術前多少度,現在能恢復到多少度,術前伸不直,術后能伸直,就說明手術效果不錯。

主持人:這個評估對以后的康復是不是有指導意義?

寇伯龍教授:應該是。

“屈膝90度才能出院”

主持人:有患者說,術前檢測屈膝度能到120,術后只到90。是不是要鍛煉到120呢?

寇伯龍教授:應該如此,只要堅持鍛煉就沒問題。

主持人:耐受不了呢?

寇伯龍教授:關于膝關節的屈曲度,我有一個標準:被動屈膝能達到90度的人才能出院。屈膝90度,就可以坐椅子,自己穿鞋襪,也能上樓。這樣,患者的術后生活基本能達到滿意。若能彎到120度最好,可以騎車、蹲起。

主持人:屈膝和術后恢復的時間有關嗎?比如一個月能達到多少。

寇伯龍教授:6周復查時就應該達標,3個月內必須要恢復到90度。超過3個月就不好弄了。

主持人:3個月恢復不到,關節就定型了嗎?

寇伯龍教授:6周功能恢復不好,可以盡早采取措施。如內部有粘連,麻醉后推拿一下,可以把它松開。如果超過3個月,推拿容易骨折,結果可能還要手術。

主持人:伸直度和屈膝度對關節置換的患者來說同等重要嗎?

寇伯龍教授:伸直的重要性大于屈膝。因為只有伸直了才能走路、筆直站立。如果彎曲、歪著,等于手術白做。

“走路腿酸脹,考慮腰椎問題”

主持人:有患者提問,術后其母親的屈膝度達到130,但不能走長路,否則還是覺得酸脹、有點疼痛。現在是術后3個月,這種情況正常嗎?

寇伯龍教授:3個月要復查。走路多了酸脹,要考慮腰椎問題。還要看關節恢復情況,有沒有問題。

“嚴防4種感染源”

主持人:有些患者是不是需要第二次手術甚至翻修。是什么原因導致的?

寇伯龍教授:主要是感染。幾類人要特別注意。第一是類風濕、強直性脊柱炎患者。這些人免疫力低下,要高度警惕任何感染,如注意牙齒、口腔保健,有慢性牙齦炎就可能影響到關節,牙壞了要趕快修補。第二是糖尿病患者,一定控制好血糖。第三是繼發性感染,包括泌尿系統感染,有尿頻尿急尿疼癥狀,要趕緊上醫院。第四是感冒、咳嗽,也要積極治療,避免惡化成肺炎。對老年人來說,肺炎、泌尿系統感染都要及時治療,別忍著。

主持人:二次手術就是翻修手術嗎?

寇伯龍教授:是。翻修非常麻煩。第一手術時間長,第二要重新安裝一個假體,創面大。且反復手術,肌肉易受損,術后功能恢復也不理想。

主持人:翻修手術需要把原來的關節拿出來嗎?費用是不是更高?

寇伯龍教授:這分幾種情況。如果感染了,必須把原來的關節取出來,再次手術放置;如果單純松動,就是一次翻修。費用方面,起碼比第一次是增長了。若平時是四五萬,翻修手術起碼要五六萬,多1萬塊錢。因為材料都不一樣,要用一些新的東西,甚至要植骨。

主持人:很多患者在咨詢您的出診時間。請您給我們介紹一下。

寇伯龍教授:周一下午我出專家門診。周四下午是特需門診,需提前電話預約,了解當天我是否出診。

主持人:非常感謝寇教授對髖膝人工關節置換的精彩講解!

好大夫在線微信

掃描二維碼,即刻關注“好大夫在線”官方微信,了解更多疾病資訊、查詢醫生信息、申請一對一專家咨詢

出品:好大夫在線 | 策劃:徐李燕 | 制作:徐李燕 | 設計:于佳穎 |

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備案編號:11010502030429 京ICP證080340號 京ICP備06057344號 京衛網審[2013]第0092號 電信業務審批[2008]字第213號
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舉報郵箱:service@haodf.com

好大夫在線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9

在线观看免费电影